中新網北京8月28日電 (記者 馬海燕)新一屆政府成立一年多,國務院先後取消和下放7批共632項行政審批等事項。27日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楊晶在向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務會第十次會議報告國務院關於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加快政府職能轉變工作情況時稱,這項改革是“正在進行時”,持續深化改革的任務仍很繁重。
  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是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批准的《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確定的重要任務。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提出,本屆政府任期內要把原有審批事項削減三分之一以上。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傳播中心主任王賢青告訴記者,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是加快轉變政府職能、簡政放權的重要抓手,也是調動各方面積極性、釋放市場主體活力的重要途徑,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年多來,簡政放權的效果有目共睹。一批涉及企業投資項目核准、企業生產經營活動許可以及對企業、社會組織和個人的資質資格認定事項被取消或下放;一批點多面廣量大單項資金少的中央預算內投資補助項目,下放地方安排;一批行政事業性收費減少。僅減少行政事業性收費,每年就減輕企業和個人負擔約100億元人民幣。
  楊晶說,以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為突破口的簡政放權工作取得重要成效,社會投資和創業熱情迸發,就業崗位持續增加。2014年前6個月,新登記註冊各類市場主體593.95萬戶,同比增長16.71%,就業人數比上年底增加1300萬人以上,同比增長3倍多。
  但仍有部分人覺得“不解渴”,對政府簡政放權抱有更高期待。楊晶也承認,目前簡政放權的成效與經濟社會發展的迫切需要相比,與全面深化改革的總體要求相比,與人民群眾的熱切期盼相比,仍有較大差距。政府職能越位、缺位、不到位問題依然突出,不該管的管得過多,一些該管的又沒有管好,管理服務能力較弱,行政效能不夠高。
  王賢青說,民眾和企業感覺“不解渴”,原因很多,政府取消、下放的審批事項中“含金量高”的項目還不夠多,與民眾關係密切的行政審批事項還沒有真正下放;或者審批權下放或取消了,與審批相伴的壟斷性中介評估服務問題又出來了,部分蠶食消解了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成效;還有基層工作人員“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等,直接影響了民眾的感受。
  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於建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行政部門審批事項過多、管得過細,不利於調動各方面積極性、釋放市場主體活力,是行政體制的突出矛盾和問題。
  李克強一直強調,放和管是兩個輪子,只有兩個輪子都做圓了,車子才能跑起來;既要把該放的放下去,還要把該管的管起來並管好,這兩方面內容同等重要。
  於建明說,有些部門和工作人員不願放權是因為習慣了用審批方式管理經濟社會事務,其實放權後政府在宏觀管理和事中事後監管方面可做的事情不少。真正放權之後,政府部門做什麼、管什麼是門大學問。用法律規範政府應該做什麼,界定行政邊界,是解決目前部分下放權限不清晰、可操作性不強、執行力差問題的重要途徑。
  楊晶也表示,下一步,國務院將加大自上而下推動力度,更多借用社會力量促進改革。國務院審改辦已從各部門現有行政審批項目中梳理出涉及投資、創業創新、生產經營、高技術服務等領域共700多個行政審批項目,將對這些社會關註度高的“硬骨頭”進行攻關,力爭拿出更多的“真金白銀”,更好地向市場和社會放權。
  “簡政放權說到底是協調政府、市場、社會參與國家管理的問題。政府不能既當守門員,又當運動員,還當裁判員。”於建明說,在向單一裁判員身份轉變的過程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要付出巨大努力,既需要決策層面有決心有魄力,還要制定一套可執行的規範,更要轉變數百萬公職人員的觀念。(完)  (原標題:一年下放600多項行政審批事項 簡政放權任重道遠)
創作者介紹

ball

sm74smcp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